当前位置:首页 > 末世小说 > 文章内容页

梧桐秋声秋天的声音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7 分类:末世小说
◎秋天的声音
  
   秋天的声音很轻,像走武汉哪里看癫痫病医院好?过的风
   像沾满阳光的叶子,夹杂着心跳
   静听秋天的呢喃,收获秋天的喜悦
   但坐在树上久了,也会厌烦,也会忧郁
   秋天的声音很重,更多的是清愁
   更多的是孤独
   那一片片掉落的叶子,青涩中带着血色
   那枫叶或是红树林,都侵染着相思
   像一把燎原的火
   越过了秋天的防线,枯草提前枯萎或是灭亡
   都对火焰和锄头心怀恨意
   河流也慢慢地瘦下来,露出礁石和河岸
   拥挤的车道,汽笛声很响
   慢慢地深入秋天,远处鹧鸪鸟的叫声近了
   田野广阔,阳光很暖
   一纸霜白和一堆石头。转瞬,都有了声响
  
   ◎在秋天的路上
  
   在秋天的路上,露珠爬上裤脚
   云雾驾着山峦,镰刀早已跃跃欲试
   布袋里有风,带有几分秋的凉意
  
   遥望那片金黄的麦穗,阳光浅露
   鄂州哪所医院治疗癫痫好 光芒四射,点燃乡亲的喜悦
   每一粒谷子,都要接受敲击,跌落
  
   有扁担的咿呀声,路过村庄的黄昏
   秋天的路上多了几分沉重
   这并不影响那些追赶暮色的人
  
   用风谷车过滤岁月的饱满
   把金色的姓氏,风干,暴晒
   纳入粮仓。以站立的姿势收场
  
   ◎车过故乡
  
   忘却是什么季节,坚硬的言语
   像一枚枚钉子,牢牢钉在墙上
   钉在月亮苍白的面孔上
   心头的归期,像反复捣碎的一块石头
   粉末飞扬,尘埃落定,秋天的蹄音
   一日千里
   窗外,退后的是树,是山中村落
   是金色田野
   一道道车辙比我先抵达故乡
   一粒粒谷子也陆续回家
   镰刀与收割者肌肤相亲,阳光透露锋芒
   风吹红山歌,吹红乡亲的喜事
   我忘却这是第几次回到故乡
   拥抱金黄,拥抱我苍老的母亲
   相聚,就意味着别离
   黄昏下的雨将暮色洗刷得干干净净
   仿佛一瞬,思绪变得空空荡荡
   月亮升起,仿佛我不曾来过
  
   ◎我在秋天的一株草里冥西安如何治疗外伤性癫痫
  
   我在纸上构筑,一个草字头的人
   他在秋天里流浪、冥想
   写草字旁的诗,妄图
   抵达一株草的内心
  
   内心的坚劲,排解掉一缕缕秋愁
   在秋天的路上,一株草
   展露剩余的葱郁
   这多像母亲,深扎土地的顽强
  
   这个秋天,天空越来越低
   她越来越矮
   经受着风残霜白雪冻
   钻进大地永恒的梦境
  
   我多希望来年春天,她从土层里
   冒出来。节节高升的绿
 郑州治疗癫痫的权威  更适合田野边那头老黄牛
   舔舐,咀嚼,有似曾相识的味道
上一篇:一只鹰来访
下一篇:墨舞相思的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