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没办法,谁让我爸妈都是重口味呢!_1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8-24 分类:散文随笔

(文/张琦)作为菜场上的小商贩,我的父母早已习惯了又喊又叫的交流方式,倘若哪天我用温柔的语调跟他们讲几句话,他们一准会认定我私下里做了亏心事!

在外读书工作多年,我一直被视为斯文女孩,不管老师、同学,还是领导、同事,个个都夸我温文有礼。可是他们不知道,在外面如此有修养的我,对父母却很不礼貌,说话都是用吼的。

有一次去上海参加一次商务会议,中间休息的空隙我跑去洗手间打电话给母亲,询问她有没有按时服用我买给她的保健药品,母亲说忘记了,我即时发作:“你到底怎么回事,这药有多贵你知不知道?专家说必须连续服用三个疗程才会见效,中间停服就会严重影响效果!”我吼了一通,还不忘警告母亲:“按时吃药知不知道,不记得就写张字条贴在床头提醒自己,我这么忙,不要让我老操心好不好,下次再忘记我过年就不回家了……”

这通吼叫刚好被一位台湾女同事听到了,她不可置信地问我:“你是在跟妈妈讲话吗?为什么要这么大声?女孩子是不可以吼妈妈的,她会很伤心……”我见同事询问,也非常不好意思,又无法向她解释说母亲习惯这种交流方式,只好撒了个谎,说母亲的听力不好,所以自己讲话时要提高声音。

精打细算地过了一辈子,父母习惯一分钱掰成两半花,所以每次我买东西给他们,总会招来一顿数落,但我照买不误,每次都挑最好的,并在被数落的时候不客气地吼回去:“你们懂什么,一分价钱一分货,这东西就值这个价!现在通货膨胀这么严重,早点把钱花出去就是赚到了,过阵子物价涨了,这个价格只能买一半的东西,到时岂不更吃亏!”说也奇怪,母亲就吃这套,被我吼了一顿,反而没了脾气,立刻换上我新买的羊毛衫去邻居家串门了。

还有旅行、看医生、去餐馆吃饭,每次我都会用吼的方式讲出一大堆歪理,逼迫父母乖乖就范。他们嫌旅行浪费钱,我说闷在家里憋出抑郁症更浪费钱;他们坚持小病不需要去医院,我说大病都是小病演化来的,没头脑的人才会不拿小问题当回事;他们抱怨去大饭店吃一餐就要数百元,够在家吃两周了,我说不花钱哪有赚钱的动力,天天省钱是没前途的……每次跟父母斗嘴,我都强词夺理,动辄就威胁他们:“你们不听话就是给我添麻烦,不赶快吃好穿好玩好,万一弄坏了身体,岂不是要拖累我,到时候我要花更多的钱……”要是撞见父母吃剩菜,我更是怒发冲冠吼声震天:“你们有没有基本常识?不知道隔夜的白菜不能吃啊,含有致癌物质懂不懂!

父母还真被唬住了,不再锱铢必较地吃剩菜穿旧衣,而是开始享受我孝敬来的资源,还动不动跑出去跟亲友们诉诉苦:“我这女儿呀,动不动就数落我们老两口一顿,非逼着我们好吃好穿,你说我俩都是粗人,哪里玩得了这些花样儿……”嘴上虽然这么抱怨着,眼角眉梢却早已溢满自豪。

母亲每次都骂我死丫头,说有你这么跟妈讲话的吗,你就不能小声点呀……老爸也满嘴抱怨,说早知如此就把我送给别人。我就笑嘻嘻地回敬说:“这都是得您俩的真传,基因里带着的,改不了了,要是把我送出去,您现在指不定在哪后悔呢……”

在我的吼叫加威胁下,父母的身体越来越棒,心情也越来越好。虽然这种看似粗糙的表达方式有违儒家的孝悌恭顺之道,也容易被人误解,但我还是决定将它坚持下去,因为我知道,爱的表达方式有许多,它可以是小雨纤纤风细细,也可以是如来雷霆收震怒,只要能传达爱,就可以不拘形式。没办法,谁让我爸妈都是重口味呢!

癫痫病人如何护理好白城市癫痫专业治疗的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