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资讯 > 文章内容页

散步南山下组诗

来源:小说网 日期:2019-9-17 分类:文化资讯
■在南山下散步
  
   在南山河南治疗癫痫多少钱下散步
   岁月的草稿,似乎永无终结时
   想一想,此一生,许多事
   有些已做过,接近告罄
   正在做的,永远在忙乱中消磨
   有些只是想做,也许注定半途废弛
   还有些只是想一想,就感动得泪流不止
   比如爱情,比如完美的人生
   比如高高在上的天空,比如来自心底的
   大彻悟——它基本上等于寂静
   这长长的一生,有些是在风雨中渡过
   有些是在摸索中,有些在办公室
   伴随着文牍、经久不息的复印机的响声
   有些是在身体里,辗转悱恻
   像看不见的梦,不知道其中的情形
   与终南山时时相对,神交日久
   耳鬓厮磨,共度精神至高处的孤独
   情感上也是互有牵引,那里的
   每一棵树,每一片绿,每一掬花红
   都能在这里找到愉悦的表情
   或者清晰的愁闷的指痕——仿佛滴水
   穿石;灵魂的边缘,心的深处
   都有一步步走过时,留下的应许
   钟和琴的轰鸣,风过耳廓时莫名的震动
   一座山又一座山,像连续剧
   演绎着历史的凹凸不平,高低错落的波澜
   偶尔,截取那五千分之一
   细碎的片段,轻轻抖落的长卷
   就足以覆盖这个地球上所有的街道和高楼
   在草稿上再添注浓淡相宜的一笔
   终日在终南山下散步
   所思、所想、所见——
   就是已经,或接近,或无法完成的一生
  
   ■在风声中,恢复了本心
  
   我不再想起那些无关的人了
   不再愧疚和懊悔——我行端坐正
   像我的名字,思想的根茎
   它常常从历史的肌理,吸取养分
   用山顶的光点亮一盏灯
   燃起一些神奇的想象,结论却稍显平常
   只有终南山知道,我从它身上
   得到了什么,而失去的大可忽略不计
   这样的安宁就是辽阔、雄厚的
   几乎等同于终南山本身,等同于它的连绵起伏
   ——所有善和爱的拂拭
   我端坐在它的风声中,恢复了本心
  
   ■在大觉音里
  
   在雪洁白的反光中
   你无法留下清晰的足迹
   因为你的白,会被你的黑沾染
   你的反光不像雪那样耀眼
   你匆匆来去,不被认领
  
   但是还会留下一点点
   斑斓。却不兴涟漪
   安静,是雪的反光中唯一的场景
   像神所赐予的聪慧之姿
   看上去有柔软的筋骨,清秀的眼眸
  
   但是不够的。佛的大度
   和宽释,需要坐在山的高处
   浑身的沾染被慢慢吹散
   雪光更加耀眼,风履一闪而过
   而南山的静,饶有道家的洒脱风骨
  
   在大觉音里,佛道同途
   微妙处,寂寥的,不是人心
   是人心上嗖嗖的寒冷,是火炉旁
   诗意的阔缺,是禅心倦怠
   又有些热切的升腾,幽眇的神思
  
   在大觉音里,真实一次
   佛性就上升一层;虚假一分
   终身的修炼将坠入浮土
   雪的反光里看不见远去的背影
   唏嘘之时,将万事掏空
  
   佛说:前世的五百次回眸
   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
   大觉音流水淙淙,透澈澄明
   雪光在消融中永生;南山
   与白云擦肩,原宥了彼此的踌躇
  
   ■一生的修行
  
   几乎爱了你一辈子
   但无缘窥见神往的花容
   山上俯身观看
   满目的人影憧憧
   而真实的一个,最爱的一个
   永远在茫茫、匆匆中
   在云雾缥缈中。微妙的眼神
   迷离的幻境—武汉哪里可以治疗癫痫病?—你
   在这世上不出声,少儿癫痫治疗无影踪
   你隐忍的衷情,蝶变
   成云水;落花抚摸残红
   我什么都没做,所以不安心
   我若做得多,照样不安稳
   我站在山上看风景
   观感常常不同,心在风声中
   触动,颤动,悸动……
   扁圆的花瓣,美艳依旧迷人
   是光照见了色,还是色
   浸染了彩,最后的光影缤纷
   浓烈,分不出黑白
   如同无法分辨你在不在
   如果岁月从永恒开始
   就这样的死心塌地一辈子
   就这样,即使不相逢
   依然会拥有。群峰起伏,呼应
   孤独说:这就是命——
   郑州那家治疗癫痫病 叶芝对伫立窗畔的苹果花说
   “爱是一生的修行”
   我倾听,我看,一世安宁
  
   ■乡间一夜
  
   我不知道为什么回来
   如同不知道当初为什么离开
   三十年,浮云远去
   河流枯瘦,近乡情怯
   三十年,岁月不动声色
   把一切都推向远处,她也不例外
   甚至不用三十年
   一场冷秋雨,一次旧婚姻
   仅仅,许多年而已
   记忆的绳结就腐坏,断开
   变成灰烬,而浮土扬起
   弥漫,风景不再
   容颜的改观更叫人吃惊
   我不知道是风的原因
   还是途中遭遇了太多的忧愁
   三十年,数度惊梦
   总在更深人静,冷不丁
   有僭越的手指敲响了窗棂
   裹挟的寒风,一身
   料峭的人,带来种种
   人世变幻的消息
   许多情不自已的脚步
   在故土盘桓,远离
   再回首,不忍心遗忘
   不能够背叛,但又辗转
   去意彷徨。田园如此的荒芜
   空气生硬,原野漆黑
   令人心绪不宁,无法安睡
  
   ■一直想有这样一座庭院
  
   此刻,我才知道
   人的一生,归根结底不为别的
   心灵山顶一样安静,丰盈
   风过秦岭,撒落一路轻妙的笛声
   此时,兀自悲伤多么无用
   孤独多么完美,只需轻轻的微笑
   四季的花园就永不凋败
   愉悦的和弦长留心底
   在一座庭院,弹奏一支怀旧的曲子
  
   我一直想有这样一座庭院
   在南山下,竹叶深处
   天空的蔚蓝和微薄的凉荫齐齐铺洒
   月亮出来,我打开窗子
   看见雪白裙裾的女子,从少年的
   宫殿姗姗走出……这样
   我就在岁月的华彩中,终于占有了
   暮晚的绚烂。与群山共览
   在这样一座庭院,在永远不会衰败的春天